05188-1
成功添加到购物车

目前选购商品共0件合计:0.00

添加到购物车
正在添加到购物车……
你已经收藏过该商品
成功加入收藏

收藏成功!

您已收藏了1个商品, 查看我的收藏>>

加标签(最多可选3个)

    • 添加
    确定 取消 最多可选不超过三个标签 请至少选择1个标签 设置成功 请输入自定义标签名称! 标签由数字、字母、汉字组成 存在该标签的收藏商品,无法删除 请选择要删除的收藏标签
    • 分享:

    • 收藏此商品
    为奴十二载(同名电影获得2014年第86届奥斯卡最佳影片
    市场价:18.00
    售   价:12.80 请登录,确认是否享受优惠
    销量:0 评价:0
    类型:
    数量:
    12.80 库存:58
    • 立即购买
    • 加入购物车
    客服:
    服务支持:

    组合购

    组合价: ¥
    原价: ¥
    选择组合购商品规格

    编辑推荐

    ★ 第86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《为奴十二载》(又名《为奴十二年》)原版引进,译稿精心打磨,被誉为最好读的中译本!

    ★ 《为奴十二载》主题宏大深沉、故事一波三折。与不朽名著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交相辉映的19世纪经典之作,尘封经年,终于为21世纪的中国读者揭开神秘面纱。

    ★ 据本书改编的同名电影,震动国际影坛,获赞“势必成为影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”。

    ★ 在北美颁奖季的28个具有风向标性质的影评人协会奖中,《为奴十二载》20次获得最佳影片奖,远远超过其他种子选手。从主题的宏大深沉、主创的高知名度、故事的一波三折、技法的娴熟老练来看,《为奴十二载》是今年9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候选者中最具“奥斯卡相”的一个,最终获奖也是实至名归!

    ★《为奴十二载》(又名《为奴十二年》)奥斯卡获奖感言

    制片人布拉德-皮特说:“谢谢!这是巨大的荣誉,我想跟站在我身后的每个人说,你们都是功臣,我们诠释了所罗门这个故事。这部电影的功臣,最好的讲述者是导演史蒂夫-麦奎因。”麦奎因继续说:“谢谢所有人,特别是布拉德·皮特,没他我的话这部片子就无法和观众见面。我们努力工作,我的妈妈。感谢这个故事。最后,我们每个人不仅仅是生存,还要努力去生活。我要把奖献给那些忍受奴役的人们。”内容推荐

    本书是一部个人回忆录。故事发生在19世纪中叶的美国,具有自由人身份的纽约州黑人居民所罗门诺瑟普,即本书的作者,被两位白人设计诱骗至华盛顿,惨遭绑架,落入奴隶贩子之手,随后被运往盛行奴隶制度的路易斯安那州,卖至当地的种植园。他在离家数千里的南方挣扎求生十二年,终于觅得良机,写信回家乡纽约州求援,最终幸运获救,回归故里,与家人团聚。

    由于是亲历奴隶生涯者所著,本书具有特殊的文献价值,提供了关于奴隶制度真实面目极为难得的第一手资料。本书原著首版于1853年,取得了堪称轰动性的反响,与同时代另一部主题相似的杰作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相呼应,深刻影响了此后日渐高涨的废奴运动。作者简介

    所罗门诺瑟普(Solomon Northup),19世纪生活在纽约州且具有自由身份的黑人,是美国历史上一个著名的小人物。他于1841年在华盛顿被奴隶贩子诱拐绑架至南方的种植园,为奴十二载。最终获救后,他将这段经历写成回忆录,以《为奴十二载》为名出版,在美国社会引起强烈反响。媒体评论

    “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中的人物与场景,可以确切地在这本书中找到原型……”

    ——斯托夫人(美国著名作家,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作者)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    潜藏在我心中的魔鬼怂恿我当场杀了这个嗜血的人渣,只要一直扼住他那被诅咒的喉咙,最后他就会没了呼吸!我不敢杀了他,但也不敢让他活着,如果我杀了他,我也会赔上性命;如果他活着,我的生命只会用来满足他的复仇欲望。心底的一个声音低声说逃走吧。在沼泽里做个游魂、逃犯和流浪儿也比我现在的生活强。

    我决心已下,把他从木工架上甩到地上,越过旁边的栅栏,飞快地穿过种植园,经过正在棉花地里干活的奴隶。跑了四分之一英里的路以后,我来到一片林间牧场,只用了很短的时间。爬上高高的栅栏,我看到了轧棉机,大屋和中间的空地。此处位置显著,整片种植园尽收眼底。我看见提毕兹穿过田地,进了大屋,然后带着马鞍走了出来,骑上马疾驰而去。

    我孤身一人,却心怀感激,因为性命暂时保住了。可前途茫茫,我又不免灰心丧气。以后会怎样?谁会同我做朋友?我该逃到哪里?噢上帝啊,你给了我生命,在我的胸膛中注入了我对生命的热爱,请不要抛弃我!救救这个可怜的奴隶吧,别让我死去。没有您的保护,我会迷路。这些不曾说出口的无声的祈祷从我心底最深处升上苍穹,可没有回音。苍穹之中没有传来甜美而低沉的声音,对着我的灵魂低语:“是我,别害怕。”我似乎被上帝遗弃了,被众人鄙视厌恶。

    大约三刻钟后,几个奴隶大声喊着,做手势让我赶紧逃。不久,我看到河沼那边,提毕兹和其他两人骑在马背上飞奔而来,后面跟着一群猎犬。这群猎犬大约八到十只。尽管离得很远,我还是认了出来。他们是附近一家种植园的。博夫河一带用于追捕奴隶的狗是一种大型猎犬,比北方各州的狗更加野性难驯。只要听得主人令下,他们便会上来攻击黑奴,就像普通斗牛犬紧咬着一只四足动物一样咬着他不放。沼泽地里常常听到他们的吠声,由此可推断出逃跑的人是在哪里被追上的。这同在纽约州的狩猎一样,打猎者们会停下来聆听猎狗在山坡上的动静,然后向同伴暗示那里能打到狐狸。我从未听说过有奴隶能 活着从博夫河逃走。原因之一是这里不许奴隶们学习游泳的技能,因此连条微不足道的小河他们都无法游过。在逃跑过程中,他们走不了多远就会碰到河沼,因此那个无法避免的难题又摆在眼前,要么被淹死,要么被猎狗抓到。年轻的时候我曾在流经家乡的清澈小河里锻炼过,是一名游泳高手,在水中得心应手。

    我站在围栏上,猎狗们已经奔到了轧棉机那里。下一刻它们那野蛮的长吠便宣告着它们已经追上了我。我从所在位置上一跃而起,朝沼泽跑去。恐惧给了我力量,让我发挥到了极致。每隔一阵子我就能听到猎犬的叫声,它们赶了上来。狗吠一声近过一声。我预备着它们跳上我的后背,长长的牙齿嵌进我的肉里。它们为数众多,我知道他们会把我撕成碎片,把我立刻咬死。我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上帝祈祷救我一命,让我有力气跑到宽广幽深的河沼那里甩掉他们,或是沉入水中。很快我来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矮棕榈树林。在我飞奔而过时,棕榈树瑟瑟作响,可那声音不足以淹没狗吠声。

    我一径朝南,最后来到一片刚没过脚的水域。那时,身后追赶的猎狗离我不到五杆的距离。我能听到他们在棕榈树林横冲直撞的声音。急切的狗吠声吵翻了整片沼泽地。到达河边又燃起了我的希望。只要河水够深,猎狗们就会因为闻不到气味而乱作一团,我便可趁机躲避。幸运的是,随着我向前蹚去,河水越来越深,没过了脚踝,随后没过了小腿肚,一直淹到了腰的位置,不久又从某些浅处冒了出来。自从我投水之后,猎狗们就没再追上来了,显然是被搞糊涂了。野蛮的狗吠声越来越远,我停下来仔细听了听,空气中又回响起长长的嚎叫,提醒我仍未脱险。我穿过一个又一个沼泽,它们仍追赶着我的踪迹,尽管时常被水阻隔。最后,我来到了一片宽阔的河沼,这把我高兴坏了,我跃入河中,逆流而行,从缓慢的河水中又到了对岸。到了此处,猎狗们陷入混乱之中。河水冲走了所有神秘细微的气味,让嗅觉灵敏的猎狗无法追踪逃犯的踪迹。

    穿过这片河沼,水开始深起来。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所到之处名叫“大帕库堆沼泽”,这里树木繁盛,有悬铃木、胶橡树、棉白杨、柏树。别人告诉我这片沼泽一直延伸到卡尔克河的河岸。方圆三四十英里没有人烟,除了野兽——熊、野猫、老虎和大型爬行动物,黏糊糊地到处乱爬。在我来到这片河沼之前,从我跳入河中一直到返回时出现在沼泽地里,这些爬行动物一直围绕在我左右。我看到了上百条水蛇,它们出现在一个又一个沼泽地里,挂在倒下的树干上,我不得不脚踩手攀地经过这里。察觉到有人靠近时,它们便爬开了。可有时匆忙之下,我的手脚几乎要碰到这些毒蛇。若是被咬一口,其毒性比响尾蛇更加致命。此外,我还丢了一只鞋,鞋子的鞋跟已经全部脱落,只有上半部分还挂在脚踝上。

    我还看到了许多短吻鳄,大大小小地躺在水中或浮木上。它们被我制造出的动静惊起,从原地爬走或是跳进深水处。有时,一个没看清,还会直直地撞上这些怪物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赶忙后退,绕圈子跑开,这样便能避开它们。在直向上,它们能够迅速跑上一截路,但它们没有转向的能力,因此在弯路上很容易摆脱它们。

    下午两点左右,我最后一次听到猎狗的吠声。很可能 它们没能穿过河沼。我浑身湿透,筋疲力尽,但暂时得以脱险让我舒了口气。我继续前进,比之前更加小心地避开密密麻麻的蛇和短吻鳄。在踏入泥塘之前,我会先用棍子试探一下水面。如果水面动了,我就绕开;如果水面静止不动,我便大着胆子蹚过。

    最后,太阳落山了,夜幕将这一大片沼泽地笼罩在黑暗之中。我蹒跚着脚步,时刻提心吊胆,害怕被水蛇咬上致命的一口,或是惊起了一只鳄鱼,被他的大颚吞噬。对这些怪兽的恐惧几乎等同于在身后追赶的猎狗。过了一会儿,月亮升起,柔和的月光爬上枝枝蔓蔓,上面吊着长长的苔藓。我脚步不停向前走着,直到过了半夜,一心希望能够进入安全一点的地带。可水越来越深,走起来愈发困难。我发觉已无法继续前进,也不知道如果来到一处人居之地,自己会落入何人之手。随身没有携带通行证,任何一个白人都有权逮捕我,把我投入监狱,直到我的主人前来认领,付清罚款后把我领走。我是个走失的奴隶,如果不幸遇上路易斯安那州某个遵纪守法的市民,他会认为出于对友邻的责任,应该把我投入认领栏内。真的很难决定 我最惧怕什么——猎狗、鳄鱼还是人!

    午夜过后,我停下了脚步。再丰富的想象力也无法描述这凄凉的一幕。自这片土地形成以来,至今未有人类的足迹深入这片沼泽凹地。此刻,沼泽地里鸭声一片!那种死一般的寂静消失了,仿佛太阳当空照耀。我的入侵惊了这群长着羽毛的部族。它们成千上百地聚集在这片沼泽地里,扯开聒噪的喉咙,发出成百上千个声音。它们围在我四周,扑扇着翅膀,愠怒地跃入水中。我又怕又惊。空中的飞禽和地上的猛兽似乎聚在了一处,让这里充满了喧嚣扰攘。这里不见人烟,我也并非闹市中孤身一人,但我看到也听到了生命。地球上的蛮荒之地依旧生机勃勃。即使在这片阴霾的沼泽腹地,上帝仍为数以百万的生命提供了避难和栖息之所。

    月亮升上了树梢,我决定开始新的方案。迄今为止,我一直尽量向南跑去。之后便转而向西北方向前进。我的目标是跑到福特主人别墅附近的松树林。一旦身在他的保护之下,我便能感到相对安全。

    我身上的衣衫已被扯成了碎布,手上、脸上和身上布满了抓痕,或是被倒下的树木锋利的树结刮到,或是攀爬树枝和浮木时蹭到的。光着的那只脚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刺。全身上下净是烂泥和从死水表面带上的绿色粘液。这一天一夜我不知多少次泡在没到脖颈处的水中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尽管疲惫不堪,我仍步履艰难地沿着西北方向前进。河沼里的水开始不那么深了,脚下的土地也越来越坚实。最后我来到了帕库堆这片我曾游过的河沼。我再次涉水而过,不久,耳朵里听到了乌鸦的叫声,可那声鸦鸣十分微弱,可能是我耳朵听错了。脚下的河水渐渐退去,现在沼泽已在身后,我踩上了干燥的土地,渐渐走上了平地。我知道我已经身在“大松树林”。

    天亮时,我来到了一处空地,那是一间我从未见过的小种植园。在树林边上我碰到了两人,一名奴隶和他年轻的主人,正在抓野猪。我知道那个白人会要求我出示通行证,如果我拿不出来,就会成为他的财产。我已经筋疲力尽,跑不动了,更陷入被抓的危险境地。情急之下,我想出一个计策。我面带凶相,径直朝他走去。死死地盯着他的脸。看到我走上前来,他警觉地向后退了退,显然有些害怕。他看着刚从沼泽里爬出来的我,就像看着地狱里的妖怪。